怀念传统年味

2021-03-17     0  18 次浏览人围观

    春节临近,年味却感觉淡淡的。很怀念小时候那种传统的年味。
    小时候,一进入腊月,乡亲们就要张罗着炒米花、炒花生、炒豆子、炒薯片,做米糖、米花糕。这些果品小吃都是留到正月招待客人的。父母在炒制时,我们也能尝尝鲜。
    那时,农村几乎家家都要杀年猪。杀了年猪的乡亲往往都会邀请左邻右舍前来喝杀猪酒,并给邻居们赠送一碗煮熟的猪血。大年三十,贴春联、打爆竹、祭祖的环节是少不了的。祭祀用品有猪肉、鸡、鸭、鱼、豆腐、茶、酒、饭等,寓意为年年有余、年年增福。父亲在一大木甑饭上插一把竹筷,祭祖完毕后,就让我和妹妹一起将这把筷子拔起来,意思是希望我和妹妹长得快。吃过年夜饭后,我们就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,然后父母就给我们压岁钱,勉励我们要努力读书,懂得生活的艰辛与做人的道理。
    正月初一,农村的小孩们都起得很早。我们穿着新衣,一是去给村里的长辈拜年,祝福他们健康长寿、新年发财、吉祥如意;二是可以顺便在别人家门口捡没打响的爆竹。给村里长辈拜年,长辈们总是给我们一大把花生、糖果,夸我们长大了一岁,真懂事;捡到还有引线的爆竹,则可以在雪地里放爆竹。正月初一给长辈拜年,培养了我们尊敬长辈的传统美德;捡爆竹放爆竹,让我们知道了珍惜,锻炼了胆量。
    去亲戚家拜年是最令人开心的事。除了可以见到一些平时见不到的长辈、表兄弟表姐妹外,还可以享受平日里很难吃到的美餐。果品是不用说的,一碗面条加三个鸡蛋的点心也令人陶醉,正餐上的大鱼大肉更是让我们小孩子味口大开。父亲和亲戚在喝茶、吃果子时,拉着家常。我们小孩子则在表兄妹的带领下,去参观别处家里不一样的风景,观看或参与一些大同小异的游戏。正餐没有酒是不行的,大人们划着拳,享受着血浓于水的亲情,谋划着来年的生计。离别时,亲戚总要挽留住一晚再回去。实在挽留不到,则在收下我们的拜年礼品后,回赠一些果品或是鸡蛋,还要给我们小孩子披上一条长约80公分、宽约15公分的红布,红布一端用红头绳绑紧,里面往往包了10元或20元钱。这时,父母就会稍作客套地说:“不用了,都长这么高了,还披红布,羞不羞。”亲戚就会说:“正月新年,披个红,易得大!”
小时候拜年,我们基本都是步行。没有汽车、摩托车坐,连自行车都是很希罕的。虽然有时要走十多里路,但却从不觉得累。
    如今的春节,物资生活日益丰富,但年味却离传统越来越远。大人小孩都捧着一部手机,玩游戏,在朋友圈晒自拍。吃个团圆饭,眼睛还盯着手机红包。十九大报告提出“文化自信”,如何将春节的传统年味与现代的信息技术有机融合,使大家过年的时候,不仅能在传统文化中感受到亲情,更能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是大家都应积极思考并应努力尝试解决的问题。

分享您的感悟...

姓名:       验证码: 4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