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苍蝇式腐败”之思

2021-03-27     0  9 次浏览人围观

那些在“天高皇帝远”之乡镇、村一级的官员权力不大、职位不高,他们引发的贪腐,被称之为“苍蝇式腐败”。这样的“苍蝇式腐败”以前处于被忽视状态,随着执纪审查的强化和监督问责工作的深入,特别是随着扶贫资金等领域的专项巡察和案件审查增多,这种“苍蝇式腐败”频频冒出,当真不可小觑。
这种“苍蝇式腐败”,虽然腐败官员头衔不大,但产生的侵害和影响却很大。“小官大贪”发生在群众身边,离基层百姓很近,侵害的是人民群众的直接利益,伤害的是百姓的信任,破坏的是党群干群关系,损害的是政府的直观形象,恶化的是当前良好的社会风气。真真是典型的“坑”了百姓、“坑”政府,“里”“外”不是人。
从各省已查处的案件看,“小贪”们作案手段大胆直接,量少、次多、期长,涉案金额积少成多,通过蚕食聚敛巨额财富,逐步演变成“大贪”。“苍蝇式腐败”往往集中于涉及民生的工程建设、征地拆迁、社会保障、行政执法、农村“三资”管理、财政补贴等领域,骗取拆迁补偿款、非法侵占农村“三资”获利、虚报冒领专项建设资金、贪污涉农补贴和救灾资金、挪用专用基金等贪污、挪用、私分、职务侵占类案件比较突出。有的以出借公款、虚开付款凭证、多报少付、私设小金库等传统方式直接将公款公物占为己有;有的村干部集体违纪,同流合污、合伙作案,共同蚕食集体经济、牟取非法利益。造成“苍蝇式腐败”的原因,固然与小官的思想出现偏差有关,但更多的是因为权力过于集中,权力运行失范,监管机制失效。
一些村干部特权思想、家长作风严重,一些基层干部认为收入过低与贡献不相符,一些乡镇干部遭遇职务职级晋升的“天花板”。种种心态失衡,造成了思想偏差,“腐败”成为少数人“心理不平衡”的“代偿”,久而久之,特权思潮泛滥且习以为常,最终“苍蝇式腐败”蔓延。权力过于集中,为“蝇贪”们将“黑手”伸向农村涉农资金提供了便利,因为手中权力的“含金量”高,让权力寻租空间暴涨;权力运行失范,部门权力制约机制不健全, 监管机制失效,小官缺少有效制约,内部管理混乱,财务、人事制度不健全,工作程序不规范,内部监督疲软,又为他们以不法手段使非法目的合法化提供了强力“支撑”。“微不足道”的小官,不易引起上级机关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关注,舆论往往紧盯“大官”,无形中基层权力公开与民主监督流于了形式,让“蝇贪”们得以长期潜伏。
无论是权力过于集中,还是监管断层、漏洞,这都是我国基层单位和监督现状的缩影。滋生这种“苍蝇式腐败”的温床,不及时加以铲除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党的事业,根基在基层,关键在干部。反腐败绝不能“抓大放小”,应不断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力度,突出重点岗位,健全权力内部控制制度;紧盯热门领域,强化农村“三资”监管;引入民主监督,深化办事公开制度;坚持抓早抓小,严肃查处基层腐败问题;发挥导向作用,建立健全激励保障机制;铲除滋生腐败的客观条件和主观因素,从而有效遏制“苍蝇式腐败”现象。

分享您的感悟...

姓名:       验证码: 603